天安门户网站

首页 » 娱乐 » 正文 »

“香港最惨艳星”,29岁跳楼自尽:绝伦美艳是武器,也是毒药

2019-11-07 08:33:42 热度2827

一无所有

陈宝莲从未想过她的生命只有短短的29年。

然而,她可以肯定,当她从24楼跳下时,她对世界的所有期望都化为灰烬。

照片:东方新闻目击者回忆陈宝莲自杀事件

2002年7月31日对于上海市静安区南阳路的居民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天。

他们早些时候听说,香港著名色情明星陈宝莲刚刚生下一个男婴,当时她搬进了附近的一栋公寓楼。

陈宝莲基本上不出门,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都由保姆照顾。

谁知道,在这一天的傍晚,陈宝莲突然坐在她的窗台上。她看上去很恍惚,双脚不停地摆动。

后来,她被保姆拖了回来。

保姆焦虑不安,不停地劝说陈宝莲:“为了孩子们,你不能再做傻事了。”

陈宝莲没有接电话,而是打了一个电话。

打完电话后,她利用保姆的机会再次冲到窗前。

这一次,她毫不犹豫地直接跳了下去。

最后的本能让她抓住窗框,但她慢慢松开手,最后垂直倒下。

“啪-啪——”

她出生在上海,最后在上海扎根。

她的血液慢慢散开,躺在血泊中,她像一朵枯萎的红玫瑰。

照片:在陈宝莲葬礼的那天,母亲手里拿着一幅陈宝莲的画像。这幅画仍然极其美丽,与现实形成鲜明对比。

后来,人们发现了她的遗书,只有几百个字,但却告诉了她所有悲伤的生活。

“妈妈,请帮我给主人打电话,告诉他波林已经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波林去世时仍然爱着他。我不允许任何人诽谤他。

替我向曾志伟、梁家辉、黄百鸣和陈百祥告别!

有些事情可以得到朋友的帮助,而有些则不能。"

遗书里有两个关键词:

一个是“主人”。

第二是“一些事情”。

纵观陈宝莲的一生,你会惊讶地发现这两个关键词是她死亡的最大预兆。

母亲的摇钱树

1973年5月31日,陈宝莲出生在上海。

她的父母关系不好,她的到来丝毫没有缓解家庭矛盾。

她4岁时,陈宝莲的父母正式离婚,她被判与母亲离婚。然而,她的母亲对她没有好感。接到判决后,她被直接扔给了年迈的祖母。

和祖母一起生活的12年是陈宝莲生活中唯一快乐的部分。

然而,这位母亲看到她的女儿越来越大,她的外貌和身材都很出众,令人惊艳。

结果,当时生活艰难的她带着女儿去了香港,用“母女团聚”这个美丽的词来说,她实际上计划把她当成摇钱树。

当时,普通女孩有两种方法在香港取得成功。

一个是选美比赛;

第二是制作一部三等电影。

15岁的陈宝莲当了两年模特。虽然她把所有收入都交给了母亲,但她觉得“钱来得太慢了”。

结果,她在母亲的帮助下参加了“亚洲小姐”比赛。

尽管陈宝莲只有17岁,但他已经休克了。

她的声音很独特,答案显示了她早日步入社会的成熟。

然而,评委们最终以“太美”淘汰了陈宝莲。

因为比赛失败了,我妈妈立刻想到了另一个计划:拍一部三等电影。

在“亚洲小姐”比赛后,当模特的陈宝莲收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我母亲为她签了一份合同,合同的第一条是“接受第三类电影”。

作为未成年人,陈宝莲陷入了绝望的生活。

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丽

面对一份不知情的合同,陈宝莲选择了强烈抵制。

然而,该机构确实想出了一份真正的合同。读完这份丑陋的合同后,她的母亲在最后一个“监护人”的签名上签了名,这完全伤了她的心。

这是“卖女儿”。

所以,就在她4岁的时候,她妈妈把她扔给了她的祖母,当她17岁的时候,她又一次被她妈妈卖给了一家经纪公司。

她终于发现,对她母亲来说,她不过是一件标记清晰的商品。

在看合同的那天,陈宝莲将制作第一个场景,这将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色情场景。

起初,她无法抗拒。

她跪在地上,疯狂地哭泣,试图阻止这个不真实的噩梦。

然而,当所有的工作人员聚集在一起,把她拉起来,说所有的好话时,她知道这不是一个梦。

后来,她想逃跑。

然而,该机构解释道:“你已经签署了合同,你不能离开,你必须接受。”

天价罚款和母亲的亲笔签名,她知道什么也做不了。

结果,她哭了,和她的对手曹查理一起完成了她的第一部电影《梅·樱桃唇》。

虽然不是女人,美丽的陈宝莲仍然震撼着当时的香港。

所有粉丝都疯狂地寻找这个无名女孩。

照片:陈宝莲和第一合伙人,曹查理

陈宝莲的酷热带来了更深的深渊。

1992年,她被导演明凯·赖选为《聊斋志异三集》的女主角。

这一次,她不再只是一个擦边球,而是需要在3点钟完全暴露出来。

经过又一次不成功的斗争,她只能继续顺从。

照片:陈宝莲的演技其实很好,甚至杀了很多偶像。然而,观众只看到了她的身体。

陈宝莲越热,对经纪公司的压力就越大。

在巅峰时期,她一年拍了10多部电影,都是色情电影。

所有人都不在乎她的演技,只盯着她赤裸的身体,她也挣扎了许多次,渐渐绝望,最后麻木地任由别人摆布。

1994年,她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

当时已经是超级巨星的周星驰,竟然邀请陈宝莲参加“国产玲玲画”。

陈宝莲饰演女杀手“美眉之神”的那一刻,就成了整部戏的高潮。她是如此美丽,以至于在她面前整个世界都显得黯淡无光。

陈宝莲原本想通过这部电影摆脱三等电影,但又一次被命运戏弄。

电影结束后,她感到不舒服,所以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她需要立即恢复,因为生活压力太大,工作和休息不正常,子宫出现水泡。

她讨厌。

但是,还是休息了半年。

观众的记忆很短,更不用说上世纪90年代有这么多漂亮女人。当陈宝莲康复回来时,她已经错过了那些好电影的机会。她只能再听一遍公司的安排,继续拍三等电影。

情人玩具

1998年2月,陈宝莲在台北参加了一部电影。拍摄后,她在街上游荡。

结果,他被迎面驶来的汽车意外撞上,摔断了骨头。

这次受伤使她人生又一次转折。

听说陈宝莲受伤后,台湾股市巨头黄任重赶到医院,对她非常体贴。

早在1990年,黄任重就在陈宝莲观看了“亚洲小姐”比赛的视频。

当时,黄任重没有在众多美女中看到陈宝莲。

1993年后,当一个朋友提出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时,黄任重在电影中看到了陈宝莲。他完全震惊了。

当陈宝莲在电影中摇摆和撒娇时,他的眼睛盯着她。

他想要这个女人。

为了有机会与陈宝莲会面,他竭尽所能召集了许多香港朋友。

好不容易在朋友的晚宴上,看到了灵魂的美丽,陈宝莲甚至没有在他的眼角看到他。

因为,黄任重看起来太丑了。

台湾著名的大嘴巴李敖曾经说过:“黄任重是台湾丑男的第一名。”人们不仅又丑又矮,而且非常浪漫。

虽然女神不是故意的,但黄任重和陈宝莲分开后,他睁开眼睛做了个梦。经过几天的艰苦工作,他决定再次罢工,飞往香港,再吃一顿饭。

当时,陈宝莲在深圳,仍然有预约。他对黄任重的唐突行为感到厌恶,所以他放弃了严厉的言辞:“时间太晚了,所以我们只能再约一次。”

然而,黄灿·任重是怎么让她走的?

挂断电话后不久,陈宝莲的香港朋友敲了敲门,坚持要她一起去酒店的顶楼。

到达顶层后,陈宝莲发现黄任重租了一架直升机,以便和她一起吃饭。

这样,她没有理由拒绝。

照片:虽然黄任重很丑,但她对女人来说很富有,总是被许多美丽的女明星围绕着。

这一次,躺在医院里的陈宝莲又看到了焦急的黄任重。

这是她第二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强烈爱。

为了让陈宝莲留在身边,黄任重还建议她来台湾发展,并愿意为她洗去“色情明星”,帮助她重新发展演艺事业。

陈宝莲几乎没有理由拒绝。对她来说,这个消息无疑是她母亲无法控制的唯一途径。

所以她听从了黄任重的建议,离开香港,住在黄任重的一栋别墅里。

然而,令她惊讶的是,像她这样的几十位年轻女明星也住在黄任重的别墅里。

黄任重曾经对外界说,“女人是我生活的动力。没有女人我不能吃饭。”

这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他的爱从来都不是独一无二的,即使面对婚姻。

陈宝莲看清了黄任重的真实面目,又一次失去了退路。

她只能忍受和许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生活。为了麻痹自己,她的行为变得越来越鲁莽。

她整天在夜总会徘徊,经常引起各种各样的麻烦。

她甚至公开挑衅黄任重结婚并成为妻子。最后,她无法忍受,选择离开。多年的婚姻被毁了。

然而,溺爱陈宝莲的黄任重并没有责备太多。他太沉浸在陈宝莲的美丽中了。

对陈宝莲来说,黄任重不仅是情人,也是父亲。

她对外称黄任重为“叶琪”,对内称“爸爸”,后期甚至称“主人”。

黄任重对她所有任性姿态的宽容加深了她的依赖。

然而,陈宝莲仍然不明白,无论她对黄任重有多重要,他都不可能停止爱她。

由于黄任重的纵容,陈宝莲被其他女明星排除在外。他们太讨厌陈宝莲了,他很受欢迎。他们制造了许多冲突,并使陈宝莲制造了许多噪音。

陈宝莲向黄任重求助,但发现他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变了,后来变得冷漠了。

黄任重似乎很高兴看到陈宝莲的尴尬。

过了这么长时间,陈宝莲觉得无法呆在别墅里。

她开始和其他男人交往,试图找到一条新的出路。

然而,这个决定将她的生活推向了更深的深渊。

死胡同

黄任重最终决定放弃陈宝莲,因为她犯了两大禁忌。

一是给他戴绿帽子的丈夫;

第二是毒瘾。

在综艺节目中,陈宝莲遇到了台湾娱乐业的老大昌飞。

为了让她的演艺事业发展得更好,同时让黄任重意识到她的重要性,她决定赶上昌飞。

他们调情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黄任重的耳朵里。

黄任重没想到陈宝莲会如此无知,试图戴上绿帽子。

事件发生后,他对陈宝莲的态度逐渐变得冷淡。

无情的母亲,黄任重的冷漠,以及表演艺术事业的衰落,陈宝莲最终在一个被摧毁的过去面前崩溃了。

在酒吧闲逛时,她受到朋友们的怂恿,第一次服毒。

毒瘾让她暂时忘记了悲伤,但毒瘾让她失去了最后的安息之所。

黄任重再也受不了了,所以他给了陈宝莲一大笔钱,并建议她离开台湾出国留学。

带着钱离开黄任重的别墅后,陈宝莲觉得很有趣。

她毕竟还是一个价格标签。

在那段时间里,她发疯了,挥霍掉了她所有的金钱。

与此同时,她开始频繁自残和自杀。在家里,在活动中,在节目中,甚至在机场,她突然脱掉衣服,疯狂地割腕。

然而,每次她从死亡中幸存下来,她都无法点燃它。她对生活的希望,她不知道还能错过什么。

照片:贺勋中景网

由于严重的毒瘾,陈宝莲多次为了钱找到黄任重。

然而,陈宝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是黄任重的最爱。他很快找到了下一个女明星,然后对陈宝莲视而不见。

陈宝莲已经失去了它的价值,即使它作为一个漂亮的玩具放在家里也是不可能的。

黄任重的疏远彻底摧毁了陈宝莲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时,距离她飞跃的距离,只有短短的3年。

不该出生的孩子

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陈宝莲遇到了两个不知名的男朋友。

这两个人给了她生命中最后一丝温暖,但他们也没能让她免于崩溃。

大约在2002年6月,陈宝莲在上海生了一个男孩。

在医院里,她第一次抱着儿子,露出多年未见的平静微笑。

她可能真的以为她会咬着牙为这个孩子而活。

然而,出院后,陈宝莲的脑子里充满了“抚养孩子”的问题。她发现自己没有能力把孩子抚养成人。

孩子的出生不仅没有缓解她的自毁行为,甚至加剧了她的自毁行为。

当时,保姆似乎在照顾孩子,但也可能是陈宝莲下意识安排的一名监工,以防止自己自杀。

照片:南方网制片人陈晓芝不敢相信陈宝莲自杀

然而,这一天到来了。

她最后打的电话是她认为最有可能是孩子父亲的那个男人。

她把孩子托付给他,结束了悲惨的生活。

深陷戏剧的生活

陈宝莲的生活就像一部可怕的电影。

她在遗书中提到“一些事情”,指的是多次背叛她的母亲。

在她有生之年,她多次告诉她的好朋友,她讨厌母亲强迫她拍第三类电影。

然而,她的母亲真的造成了她的人生悲剧吗?

也许最大的诅咒在于陈宝莲没有充分认识到她母亲不爱她这一事实。

她认为顺从会带来爱,所以她放下心来,接受了母亲的安排和黄任重的怜悯。

这种接受正是她自己生活的情节背景。

人生最大的变数不是客观因素,而是主观意识。

有些人会站起来反抗别人的伤害。有些人会平躺着接受它。

他们会感慨“这就是全部生活”,然后走进他们潜意识设定的情节。

陈宝莲的生活有许多改变的机会,但是由于她缺乏勇气和自决权,她最终选择了一个接一个地放弃。

她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悲惨的情妇”,最终回到了母亲的道路上,留下了饥饿的孩子。

因为,这是她从母亲那里学到的唯一一件事。

快3娱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