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户网站

首页 » 军事 » 正文 »

am8.com集团网站-《诗潮》头条诗人|老风:《生活的基本面》

2020-01-08 13:04:36 热度4672

am8.com集团网站-《诗潮》头条诗人|老风:《生活的基本面》

am8.com集团网站,关注中国诗歌网,让诗歌点亮生活!

编者按:为展示更多优秀诗人的优秀作品,增强各大诗刊在网络上的影响力,中国诗歌网与《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林》、《绿风》、《草堂》等主要诗歌刊物合作,共同推出“头条诗人”栏目,每月分别推荐一位“头条诗人”,以飨读者。

本期推出《诗潮》10月头条诗人——老风。

诗 人 简 介

老 风,本名周庆荣,汉族。1963年出生于苏北响水。1981年就读于苏州大学外文系,1985年起在连云港一家高校任教8年。1993年考入北京大学国政系国际文化交流专业,在北京工作至今。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1990)、《飞不走的蝴蝶》(1992)、《爱是一棵月亮树》(合集,2000)、《风景般的岁月》(2004)、《周庆荣散文诗选》(2006)、《我们》(中英文典藏版,2010)、《有理想的人》(2011)、《预言》(2014)、《有远方的人》(2014)、《有温度的人》(2017)。另有译著《西方当代美术》《帕金森第三定律》《敖德萨秘密文件》等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主要发起人,《星星·散文诗》名誉主编、《诗潮》编委、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获2014年度《诗潮》诗歌金奖、2015年《芳草》第四届汉语诗歌双年奖、2016年《星星》第二届散文诗大奖、第二届刘章诗歌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等。

老风分行诗二十首:

生活的基本面

跑来的雪

从湖泊跑来一部分

从不安分的海里跑来一部分

从屋后的树林,白云的舌尖

琥珀包裹的灵魂里跑来的

冬天的第一场雪

窗外朦胧,那远处的开阔地

孩子和我,跑过来的

雪落在头顶,岁月落在头顶

它们花白了我的发

雪落在双肩,我的肩头没有重负

雪落入了我的心,

它在冬天的干枯里,滋润我

哪里也不走吧

我就是这样拥有了雪

雪就这样变成了我的一切

壶口观瀑

地形突然复杂的时候

这条大河调整了自己的身体

依旧是水挨着水

跳下或者被摔倒

腾起的水雾颇似灵魂出窍

粉身碎骨后水仍然是水

当人们做着青云直上的梦

大河的水聚集在壶口

向下流动仿佛是水的宿命

其实更是一条河的日常精神

我承认我已被感染

水雾站在我的头顶

我不再望向边上高耸的山

快速流远的水

它是我的向导

它最终融进广泛的水中

在 丁 村

把历史挖出来

也只是一铲子的事

想一想灰尘吧

一生之中我们蒙垢而活

穿越旧时的经验

碰上别人的敲打

编钟发出三千年前的声音

我们以为这样会平静下来

以为能够因此而深不可测

在丁村

我看到先人的头骨

他露齿而笑

被埋没数万年

待重见天日

最大的愿望是

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改 变 断 崖

当断崖一个接着一个

它们试图改变我对无垠的土地的热爱

如此广袤的原野

牛羊通过安静的炊烟

感谢着青草和平的营养

我们让幸福拉着幸福

像空气挨着空气

没有什么能够分离呼吸的连贯

断崖和断崖之间

没有了间隙

人性中那些要跌落的部分

或者长出翅膀或者只是大片土地上

不可中断的道路

让断崖的缺陷

被幸福填满

当断崖失去了距离的漏洞

一切不会摔下

而且 我们已经知道

人性的缝隙是危险的

如此一来 断崖将被改变

在幸福和幸福之间

希望将无懈可击

石 桅 岩

如果这么重的山

也能乘风破浪

我凭什么不去相信

相信一江春水向东流

石桅岩

那些陈旧的观念终究无法面对

你扬帆的模样

你把一块巨石从

大地心头移走的愿望

山鹰看到了

岩石上的松树

风吹动它们的身体

姿势优美

仿佛海浪之舞

仿佛一种变化的演讲

生活的基本面

我提起绳子的一端

抖动 绳子弯曲着向前

蛇一样的波浪

而绳索始终是生活的基本面

弧度在心中

枯燥 无助和孤独

当绳子一被抖动

一种变化之美

一种神奇的抛物线

瞬间就将生活的基本面重新定义

国家外交

你以为邻居之间就不需要篱笆?

你以为面孔和面孔就一定要亲切?

道路在南

道路在北

天涯海角的人一起热闹

各自的星辰

猫一样地缱绻在各自的房间

它的蓝眼睛闭上了

每一个人的世界

就是每一个人的世界

当我隔着篱笆和邻居打招呼

太阳已经站在篱笆上

我们的交谈显然冒着热气

阳光一晒天空就干燥起来

国家的外交也不过如此

井 水

好不容易爬到井口

却发现人们早已经不用井绳

水桶和水无关了

它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七上八下的世界

我说:我是井水

我是土地深处的忍耐

也是自由

我是治疗虚汗的井水

夏天的高温

不断有人中暑

我是地下自愿溢出的井水

为众人压惊

为世界清凉

刹 那

那时我还年轻

在一个闷罐车一样的城市

我看着闪电仿佛雷霆的引信

就是它们

追逐我一路向北

许多年以后的这个凌晨

我望向窗外

向无边的夜

要求几颗星星

暗 流

水 及其所需要的

隐秘的出路

在世界的六月

万物生长正逢其时

夏天的第一朵玫瑰

香在公共广场的边缘

谁五味杂陈

就可以在木椅上坐下

当心跳再次回到自己体内

他会听到

来自比玫瑰花根部更深的地方

水流的声音

无论六月还是任何季节

在相继被玫瑰花和冰雪

装饰过的土地下面

这一声流水从未停息

大 雁 塔

一根硬骨头

生长在时间的体内

太阳有时在左有时在右

人群一直都有

面对各式各样的社会决定

向天上望望

雁阵飞出人形

骨头里的骨髓

凝固成大雁塔内部的意义

大雁塔

影 子

因为有各自的心思

我们无法让自己完全透明

当必须站在阳光下

影子有长有短

有胖有瘦

至于浓淡 它能够看出

谁还没有全部黑透

国 庆 日

窗外的桂花

散发出尊严的味道

时光此刻安静

你是谁?

许多人爱你身体上的修辞

我只把这一天

说成是你的骨头

想到关于站立的那一切

深夜突然下雨

岁月如磐时

谁在坚硬?

守候乡愁

红墙绿瓦

也有纯白如同瑶琳仙境

一株植物 浑然天成的建筑

主人是有品位的莲

荷花的名字叫莲居

污泥深处的乡愁

一个人无法不喜欢美丽

一个人无法不从泥潭中跋涉

一个人多么希望与世无争

旷野中结庐

恰逢荷花万亩

今生只做响水人

世界正在风云变幻

莲心的味道偏苦

乡愁 乡愁

我只用孤独的干净回答

——给天池

博格达峰是苍茫的

我来到这里,天山的雪这样白

白成了我的亲人

它在最高的位置冷静,在最亮的风口写诗

我喜爱它一袭白色的长衫

数朵雪莲

它一尘不染的态度

我必须乘船在天池的水面

我要这样的态度

我还喜爱雪变成了水

汇集在山间

这个现实主义的过程

白云、天空、深刻的蓝

它们与我陪同着山峰

这是一池天水里的日常内容

我站在船头

天池不但容纳了我全部的远方

还容纳了波浪的叹息

峰峦的拥挤

这是一个干净的世界对混浊的回答

这干净,让我看到我孤独的白纸

它暗示我

天池的策略就是我的策略

只用孤独的干净回答

独自的沧桑

时 间

时间的手在世间打扫

错误的灰尘暂时消失

曾经的理想

曾经的果实 熟透了

之后它们就是衰老

虚无 然后成为时间最后的名字

它让我的头发先是花白

接着让人世变化

黑白从此不再分明

白天和黑夜开始颠倒

满天星斗和黎明没有了区别

清晨是梦境的起点

青春那丰富的色彩

被时间的灰综合

我要站在高山,对空山喊

把时间喊回来

让白天回到白天,黑夜回到黑夜

不允许母亲们老

至于我

在高山之巅抱着理想睡去

长吉树下

如果真的有一棵树叫作长吉

我希望站在下面的是善良的人们

西弥浦河流走的往事里

带有星星的光芒

也有数不清的暗夜

如果有人问询未来

只有热爱它的人才能回答

北侧的南温藻浜向东流动

一代人的脚步流进了黄浦江

另一代人的希望汇入大海

有一天 我会约你来看这棵树

也许我会这样描绘它的明天

亿万朵薰衣草的思想

将开放在城市繁华的气流中央

被玫瑰爱着的长廊和水榭

安慰劳动者的心

你手臂上表达勤奋的汗水

已让阳光转换成珍珠

我让郁金香和香紫苏

弥漫在你的梦

希望的密码安静地隐约

你和我站在长吉树下

看着房子从上一个世纪的土里重新生长

有足够的空间存放复杂的往事

我们然后想一想浪漫的人生

时光已把树干咬出属于你的痕迹

我是园丁 你是主人

明天的生命又将是崭新的

村庄是摇篮

摇篮摇你——从现实到彼岸

注:长吉树下是上海宝山区庙行镇的一个村庄,村民搬迁后,这里将变成共享式文化花园,老房子会在新业态下继续发挥风景般的作用。

好 望 角

有浪或无浪的海

极度湛蓝的忧郁随着海鸥的双翅

扇动初夏南非的海洋之风

近处的豪迈用来形容见到半岛的心情

土地、石头、树木

这些真的是海水的希望?

更远的地方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海水

一块没有表情的蓝布

阳光都照不明白它的内心

那时海面上的船只因为找不到边际

沮丧的程度类似严重的失恋

因此

希望应该针对船只

如果船无法发出生命的欢呼

希望只能属于船上的人们

好望角

你是海洋对陆地的加冕

是一万次波浪的叹息终于得到

岸的重视

今天

我站在这里却以岸的名义望向大海

我相信目光的尽头海洋依然存在

我决定从此不说人类的沉船

希望是好的有希望更好

good hope!

海鸟会遇到沙滩

船队会握上岸的手

而回首

远方的海洋永远辽阔

永远辽阔

向曼德拉学习

向曼德拉学习

一座小岛曾是他的整个国土

不能责备无知的海水

它隔离了他和他的人民

他们确实法力无边

他们以文明的名义做起了主人

让蓝花楹开放在南非每一个城市的

每一个十月

这些远看如同郁金香的美丽

生命怎么真实曼德拉的孤独就怎么真实

海鸥在小岛和沙滩间来回飞翔

它们是无能的信使

心爱的人在远方忧伤

而革命依然无法忘却

向曼德拉学习

一生不输给悲怆

黑色的脸最后战胜了黑暗的心

小岛的对面是伟大的桌山

太阳是南非信念的钻石

葡萄酒只有勇敢地红

才能证明一位英雄的心

向曼德拉学习

自由万岁独立万岁

坚强的男人可以败给一次爱情

但就是不能败给绝望

圣地阳光

许多时候

我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

却不怕找到

继续黑暗下去的理由

倒是在这圣洁的高地

大片大片的阳光

这充沛的光明

让我不知所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