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正文 »

东方网力忽然变脸

2019-10-21 16:05:15 热度1476

上市后,东方电网通过并购支持其持续增长。现在,当业绩承诺到期时,东方电网的业绩就跌落悬崖。

8月30日,东方网飞披露了半年度报告。营业收入下降31.53%,净利润下降7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东方网飞直线下跌,同比下跌112.58%,为2014年1月ipo以来的最大跌幅。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量为6.32亿元,为最差。从数据来看,东方网力的表现已经跌落悬崖。

自成立以来,公司一直专注于安防视频监控行业,是中国视频管理平台和安防人工智能平台的领先提供商。

安全视频监控行业作为一个整体还不错。上半年,和康胃石和大华在同行业的股份同比略有增加。为什么东方网突然变得如此脆弱?

毛利率远远超过同行

从毛利率来看,东方电网在轧制行业处于领先地位。上半年,东方电网综合毛利率为63.77%,海康威为46.33%,大华为40.37%。回放时间延长至2014年。2014年至2018年,东方电网的毛利率分别为53.84%、56.29%、58.81%、57.47%、57.37%,而鹤岗微世的毛利率分别为44.42%、40.10%、41.58%、44.00%、44.85%,大华控股的毛利率分别为38.14%、37.22%、37.71%、38.23%、37.16%在过去的五年里,东方网力的毛利率一直远远高于海康微视和大华股份。东方电网的收入规模约为大华股份的十分之一,海康微视股份的二十分之一。为什么它的毛利率遥遥领先?东方电网上市前的毛利率比海康威高出几个百分点。上市后,东方网在越南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毛利率越来越高,而海康威网的毛利率却在下降,两者的毛利率差距继续拉大。东方电网销售的产品中,毛利率最高的产品2019年上半年达到89.24%,2018年达到79.82%。利润最高的产品约占总收入的50%。在过去三年中,海康威的毛利率最高,达55.57%,大华的股价为44.11%。东方电网能为哪些产品创造如此巨大的利润?

2018年,随着东方电网城市数据业务的发展,公司调整了原有的业务部门,产品收入为自身产品(包括软硬件)的销售收入,解决方案收入为公司国外产品的销售收入,其他收入为公司技术服务收入。

然而,毛利率极高的东方电网的净销售利润率与和康微时非常接近。2014年至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东方电网指数分别为21.48%、26.56%、23.85%、20.46%、13.95%和5.24%,而鹤岗尉氏指数分别为27.16%、23.28%、23.24%、22.38%、22.84%和17.66%。

为什么东方净功率的销售净利润率虽然遥遥领先,但并没有明显超过,而且自2017年以来已经被何康威超过?

由于规模远小于鹤岗微视和大华股份,东方电网的期间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远高于后两者。2014年至2018年,东方电网的成本比率在30.14%至37.38%之间,海康威在16.77%至22.73%之间,大华股份在22.69%至26.03%之间。

财务支出也相对较高。从2014年到2018年,东方电网的财务支出总计2.59亿元,而海威和大华股份的财务支出分别为6.2亿元和1.49亿元。

很难筹集资金,坏账也很多。

由于东方王力的销售收入不好,平均收款期看起来很荒谬。2014年至2018年,东方网飞的平均采收期分别为124.64天、174.49天、237.83天、297.72天和362.54天。同期,海康胃石分别为74.79天、88.37天、109.21天、111.46天和113.14天,而大华控股分别为119.96天、138.13天、150.98天、131.30天和134.86天。

越来越慢的销售收入导致越来越多的坏账损失。相应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越来越大,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急剧上升。2014年,坏账损失384.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0.51%。到2018年,将突然增加到1.2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5.72%。坏账损失的大幅增加导致资产减值损失金额从2014年的384.2万元大幅上升至2018年的2.4亿元,营业收入从0.51%大幅上升至10.68%。2018年,发生了双重打击,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1.09亿元。

还款最慢,坏账准备最宽松。不同于海康微视和大华股份对帐账龄分析组合中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1年内计提坏账准备的5%,东方网力将一年内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分为两个时期:半年内应收账款和半年至一年内应收账款,半年内不计提坏账准备,半年至一年计提余额的5%。在2018年的半年内增加5%的应计率,也就是说,有些不计入坏账,有些计入5%。截至2018年底,东方电网账龄半年内应收账款余额为13.75亿元,坏账准备662.2万元,占0.47%。如参考海康微视和大华股份,该部分应收账款应计6873.24万元,增加6227.4万元。其他应收款余额4083.34万元,坏账准备4003万元,占0.1%。如果你指的是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你需要增加213万元。

东方网飞将100%计提坏账准备,用于应收账款及其他对账年限为4-5年的应收账款,其余两家上市公司将计提80%的坏账准备。如果我们参考后两种方法,我们将需要留出305.8万元的坏账准备。

综上所述,参照其他两家上市公司的做法,东方网飞需要弥补6000多万元的坏账准备。

东方电网通过比同行宽松的坏账准备政策“赚”了6000多万元。

如果你有钱,你交税吗?

根据常识,营业收入和业绩大幅增加,应付税款大幅增加,这是有道理的。然而,截至2018年底,东方王力理财产品余额为9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9.53亿元,其中9.13亿元为无限制银行存款,可以说是财大气粗。如此富有,却欠下巨额税款。这些货币基金和金融产品是真实的吗?如果它确实存在,你为什么不交税?或者税收有什么可疑之处?

2014年上市后,东方网飞应付税款大幅增加。2014年至2018年底,东方网飞应缴税款分别为6281万元、1.37亿元、1.94亿元、2.73亿元和4.48亿元(主要税种为:企业所得税4781.83万元和增值税3.67亿元)。其中,2018年末应缴税款占营业收入的19.92%。同期,海康威认为应纳税额为14.19亿元(其中企业所得税10.86亿元,增值税2.4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85%。大华股份应纳税额为5.99亿元(其中企业所得税2.58亿元,增值税2.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53%。

2018年,海康威的营业收入接近500亿元,大华的股份接近240亿元,东方电网超过20亿元。为什么未付增值税远远超过前两项?

上市公司通常每月缴纳增值税。根据2018年年报,东方王力有四种增值税税率,分别为17%、16%、10%和6%。即使最高税率为17%,无论是否存在免税收入,东方网力2018年的月平均营业收入为1.87亿元,平均增值税产值为3183.73万元。为什么欠税高达3.67亿元?即使计算年营业收入,增值税也只有3.82亿元。考虑到一些低税率甚至免税收入,加上大量的进项税,增值税应纳税额应远低于3.82亿元。

根据海康威2018年月平均营业收入41.53亿元,按17%的增值税税率计算,月平均增值税销售税为7.06亿元,而2018年底应付增值税为2.42亿元。由于税率低于17%,甚至免税收入和大量的进项税额扣除,所以所欠税额远低于销售税是合理的。大华股份2018年平均月营业收入为19.72亿元,计算增值税产值为3.35亿元,2018年底应交增值税为2.8亿元,也低于产品税。

并购支持绩效

2014年1月,东方电网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自上市以来业绩持续增长。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4.37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8.55亿元,净利润从1.02亿元增加到3.85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继续增长至22.47亿元,净利润下降至3.15亿元,仍超过许多上市公司。

东方电网的业绩如此之好,以至于它严重依赖于并购。

2015年11月,长期计划的东方网力以现金方式购买了广州齐家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齐家”)100%的股权,苏州华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奇智能”)100%的股权,以及电讯盈科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讯盈科”)30.67%的股权。交易总额为10.57亿元人民币,商誉为7.73亿元人民币,约占总资产的五分之一。

所有三个收购目标都有高性能承诺。

尽管收购仅在11月份成功,但那一年它贡献良多,尤其是在净利润方面。截至2015年底,广州齐家、苏州华旗和PCCW分别出资3105.95万元、1.14亿元和7574万元,占总出资额的五分之一以上。他们分别贡献净利润1971.21万元、5069.51万元和3121.03万元,合计贡献约三分之一。

从2015年起,东方电网依靠这三家被收购公司继续快速发展。

绩效承诺期的日子总是甜蜜的。华旗智能完成20749.36万元,完成率105.33%。广州齐家累计完成6814.7万元,完成率100.77%。PCCW累计竣工14631.4万元,竣工率100.49%。这三家公司都非常精确地履行了他们的业绩承诺。

但是承诺到期后的日子总是痛苦的。2018年,这三家公司要么业绩下滑,要么告别快速增长。到2019年,它们都将遭受衰退。东方电网的表现突然发生了变化。或许是为了避免亏损,东方网飞在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出售其子公司。

出售子公司以应对绩效变化?

2018年10月,东方王力与北京投资技术(01522.hk)、华旗智能和刘光签署了相关协议。公司计划以约11亿元的价格出售其全资子公司华旗智能100%的股权,其中95%的股权出售给北京投资技术公司,5%的股权出售给华旗智能管理团队。

对于此次交易,东方网力给出的理由是,在产业政策支持、技术进步和市场扩张三重因素的驱动下,公司将调整未来战略,成为“中国视频城市数据平台的领先提供商”。

2018年,东方电网的业绩下滑。华旗智能每年可以为东方电网带来近8000万元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东方电网也将出售其利润最高的子公司。东方电网真的是因为未来战略吗?

然而,东方王力曾表示,通过收购华旗智能,上市公司已经迅速进入高铁、地铁等智能轨道交通领域。基于华旗智能的现有产品,视频结构化、智能识别、多维视频计算和存储资源管理等多年积累的核心技术和经验,已被迅速复制到轨道交通行业,以更好地满足轨道交通行业客户的需求。

或许,转移华旗的智力并不影响东方网讯的未来战略,但它对净利润的影响是巨大的。

2019年3月,华旗智能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处置华旗智能实现净利润5630.2万元,东方电网实现利润3330.7万元。

筹款项目冷却了吗?

自2014年1月ipo融资7.34亿元人民币以来,东方电网频繁进行再融资。2015年11月,发行股票募集资金8.93亿元(其中4.37亿元为股份支付+4.56亿元为配股募集)。2016年11月,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1.27亿元。2017年,还计划继续发行股票购买资产,在未达成协议后终止。

然而,当该公司最近(2016年)筹集到11.27亿元人民币时,它曾预计该项目的收益将非常可观。主要投资项目为视频大数据和智能终端产业化,投资8.77亿元,追加营运资金2.5亿元。

视频大数据和智能终端产业化项目总投资预算为14.23亿元,其中8.77亿元由募集资金投资,其余由公司自行投资。项目投资概况如下:项目建设期为一年,达到三年生产期,建设完成后第一年产能释放35%,第二年释放70%,第三年产能释放。该项目预计实现年营业收入11.91亿元,交付后净利润增加2.41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补充营运资金已经超额完成任务。然而,视频大数据和智能终端产业化项目进展缓慢,累计投资3.49亿元,投资进度39.08%。

从募集资金到位到2019年6月30日,已经过去了32个月。为什么提出的项目仍然不完整?然而,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该项目的可行性没有显著变化。

大股东“握手”SASAC

2019年4月,东方电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光、江文综分别与四川投资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四川投资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投资信用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刘光先生与四川投资信用公司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结果,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四川投资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四川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根据12.53元/股的转让价格,刘光先生赚了6.81亿元。

资料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福彩快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