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户网站

首页 » 财经 » 正文 »

市场化基因让深创投“星火燎原”

2019-10-21 16:14:01 热度477

随着改革的春风和各方面人才的聚集,深圳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创业之都。创新型和创业型企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投资机构的大力支持,深层次风险投资无疑是重要力量之一。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深圳风险投资公司也庆祝了成立20周年。作为地方风险投资机构的代表,深圳风险投资不仅有助于中小科技企业的发展,也促进了风险投资行业的进步。

作为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开拓者,深圳风险投资经历了20年,经历了行业的起步阶段、发展壮大阶段和整合升级阶段,并遇到了许多困难时期。一路走来,深圳风险投资从7亿元起步,成为管理近3500亿元的行业领导者。

国庆前夕,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风险投资”)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李守玉在接受《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深圳风险投资的成功实际上是天气好、人在原处的时代的产物。

1创新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深圳市政府赋予深度风险投资一个独特的基因:“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依法办事、贴近国际惯例。”

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数百万中国军队相继“出海”,而李守玉是后来者。1998年,他辞去海南赛格国际信托投资银行职务,移居深圳,进入深圳高新技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投资”),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

此时,中国风险投资行业正处于试验阶段,深交所准备适时推出创业板。为了支持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1999年8月,深圳市政府拨款5亿元,引导社会资本投资2亿元,设立深度风险投资。菅直人参与了深度风险投资的创建,并成为首任总裁。

在深圳风险投资筹建期间,李守玉从一名高科技投资借调员工转变为深圳风险投资的创始员工,跟随菅直人向深圳上市公司和国有企业募集资金。

李守玉回忆道:“20年前筹集资金的困难不同于现在筹集资金的困难。当时,中国的风险投资还是一个新事物,这个概念还不为人知。此外,退出渠道尤其缺乏,因此人们对投资回报持怀疑态度。在a股分拆改革之前,投资回报主要表现为利润增长、股息、股权实现等形式。,当时有少量资本溢价。”

“菅直人一直是证券市场的先锋,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个人魅力。他勇于创新,改变了国有企业用人的一些固有机制。”李守玉对《国际金融新闻》记者表示,当时,菅直人规定,所有参与风险投资准备的人都不能担任公司的部门领导,离开岗位,通过市场化招聘吸引更多优秀人才。

李守玉告诉记者:“当时,还没有“有限合伙”的概念。深圳市政府给了我们一个机制,将风险资本利润的8%用于所有员工的浮动工资和绩效奖励,这意味着所有员工都可以按照规定分享公司利润,并从更多工作中获得更多。”

“我们的基本工资是收入的一部分,与市场相比并不高。但是,由于这种8%的利润分配机制,如果做得好的话,它将远远高于基本工资,这有效地鼓励员工进行投资,为公司的发展贡献更多的利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激励机制。”李守玉叹了口气。

“公司成立时,还处于风险投资行业的萌芽阶段,发展相对困难。有些人选择离开。随着行业的发展,存在着来自外部的诱惑和内部的评估要求。一些创始员工也离开了。然而,总的来说,创始员工的保留率很高,已经成为公司发展的重要支柱。”李守玉表示,深圳风险投资成立时约有30名员工。20年后,深圳风险投资已经发展到440多名员工,其中大约一半的创始员工留下来了。

李守玉说:“这是由于深圳风险投资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当员工为公司创造利益时,他们将获得佣金,但这是以项目退出为前提的。投资团队如果进行良好的投资,耐心地伴随企业的成长,等待项目退出,就能获得良好的回报,这对许多优秀的投资经理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区域发展“遍地开花”

在公司的鼓励下,深圳创业投资集团的中层干部和高级投资管理人员到各地推动政府主导基金的设立。

2004年是风险投资行业的转折点。那一年,中小板的设立和a股全面流通的启动都是有利的制度,给中国风险投资市场注入了“兴奋剂”,给当地风险投资机构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

2004年,它也是深圳风险投资的重要发展节点。深圳风险投资公司董事长金海涛上任。在李守玉眼里,“金海涛董事长有独特的眼光、勇气、坚强的眼光和卓越的综合协调能力”。

资本市场的有利条件激发了全国创新活力,企业上市需求进一步增加。当时,各地区风险投资机构的数量相对较少。2007年,金海涛指出,风险投资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区域发展,并在全国各地设立了政府主导型基金,即从用自有资本投资到与地方政府合作,从而为政府主导型基金创造了市场化发展模式。这也是风险投资成长为“巨无霸”的关键策略之一。

一方面,可以实现双赢,促进地方企业扩大再生产,培育地方上市公司,解决就业问题,增加地方税收。另一方面,它可以增强自身的基金管理能力,获得更多优秀的项目,培养更多专业的投资经理,进一步扩大其影响力。此外,这种游戏方式也是风险投资行业的良好教育。

“当时,苏州基金首先在苏州成立,然后我们的投资经理或部门主管被调动到他们熟悉的领域开展业务。在集团的动员和金海涛董事长的鼓励下,我也回到了我的家乡河南,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拓展了自己的地盘。”李守玉向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介绍。

事实上,这种区域发展模式不仅需要政府的支持,也需要一线人才的支持。李守玉告诉记者:“深圳风险投资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留下了大量的人才,为深圳风险投资的后期扩张和发展积累了重要的后备力量。金海涛董事长上任后,完善了投资经理业绩提成制度和投资经理跟踪机制,鼓励投资经理团队将项目投入运营,并顺利投入运营。规定如果单个项目赚钱,投资经理团队将获得扣除资本成本和上述部分项目成本后项目净收入的2%。但是,如果项目失败,投资经理团队将被罚款损失金额的1%。这一机制培养了一大批来自深圳风险投资的优秀投资经理。”

然而,如何管理遍布全国的“火花”成为关键。李守玉告诉记者:“一些投资机构将把基金分成许多小团队来做这件事,结果,没有形成任何小组。深度风险投资(Deep Venture Capital)更注重团队建设,始终坚持统一的群体决策和层级决策相结合,但人员由群体管理和监控。结果,团队一起成长,而不是完全分散作战。这既实现了民主,也实现了集权。”

2009年10月,创业板正式开放,当地风险投资机构欢呼雀跃。此后,2014年“大众创业、大众创新”的口号提出,风险投资迎来了以中小民营科技企业为主的分红期。私人资本涌入,全民体育时代开始了。风险资本市场资本管理规模从2009年的2万亿元跃升至2015年的5.5万亿元,增长175%。

随着大众体育时代的到来,行业恶性竞争、风险投资机构抢项目导致估值过高,这也给深圳风险投资的投资业务带来了新的挑战。然而,深圳风险投资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投资理念和速度。

李守玉解释道:“投资轨道的选择更多地取决于基金的性质。深圳风险投资作为以人民币资金为主的本土风险投资机构,将根据价值投资理念和产业发展方向进行布局。人民币基金主要投资于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如高端设备、新材料、新能源、信息技术等领域。”

以中化思科2017年上市为例,李守玉表示这是他在2012年领导的项目。当时,他主要对其在信息安全行业的地位持乐观态度,并具有技术壁垒高、增长快、应用性强的特点。因此,他坚持长期价值投资。

“最初,我们通过并购获得中化集团的控股权,并帮助改善团队管理机制和公司治理结构。事实上,持股后,还将有助于提高资源整合等深层次风险投资行业的综合能力,并能在信息安全产业链中看得更清楚、更深入。然而,国有风险投资机制对企业标准化要求很高,需要在中间加以理解。我们将把市场化运作与严格规范的国有资产管理结合起来,实行目标责任制。”李守玉告诉记者。

3风险资本危机与机遇

深度风险投资是科技创新委员会最大的赢家之一。在前25家科技创新板上市公司中,有4家投资公司,占16%。

2015年,由于股市动荡、ipo暂停、去杠杆化等原因,风险投资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就在这时,倪王泽被任命为深圳风险投资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倪董事长王泽是一个眼光很强、政府工作经验扎实、工作态度严谨的人。他在华为也有工作经验,开拓创新,勤奋努力。目前,公司的高级管理团队是一个非常专业和务实的组合。”李守玉说。

为了适应行业发展的要求,深层次风险投资的激励约束机制也在不断优化。“倪王泽董事长上任后,经过与各种风险投资机构的充分调查和比较,他向深圳SASAC汇报,召开了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最终将公司净利润的8%的整体业绩奖励提高到10%,将投资经理团队净收入的业绩百分比提高到4%,并将投资损失的扣除率提高到2%。同时,管理团队和核心骨干股权将在新成立的商业基金中试行,该基金留住人才,吸引新人加入。深圳风险投资的投资收益将逐年增加。”李守玉向记者介绍道。

在当前整个风险投资行业融资难的形势下,深圳风险投资也感受到了融资的压力。“对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大多数风险资本来自社会资本。目前,中国经济正在进行调整,部分社会资本投资风险投资的积极性和能力有所下降。向风险投资行业转移,就是比以前更加费力地筹集资金。”李守玉向记者分析了目前难以筹集资金的原因。“银行保险等长期基金很难进入风险资本。此外,从投资者心理预期的角度来看,与2009年至2012年的投资回报率相比,投资者存在心理差距。此外,面对贸易摩擦和市场的快速发展,许多投资者不愿长期投资。"

因此,深圳风险投资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和成熟,也成为创业板等证券行业开放的受益者。创业板于2009年开放,2010年深圳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上市项目达到26个。

“科创办的推出将为当地风险投资机构带来巨大利益,鼓励和支持深圳风险投资多年来铺设“硬科学技术”跑道,促进深圳风险投资更倾向于在这一领域投资。人员之间的分工将更加详细。”李守玉说。

“目前,我们在生物健康领域投资更多的企业。我们相信,随着中国人口的变化和人们对生活质量需求的不断提高,以及高端人才的不断培养和积累,生物健康产业具有巨大的潜力。”李守玉进一步说。

科学创新委员会给风险投资机构带来了好消息,但目前的资本繁荣和企业估值偏高是分阶段的。“可以上市的企业无疑是优秀的企业,但企业之间仍有差距。估值差异由此产生,一些企业的整体市场估值也将下降。但优秀公司的估值不会下降。”李守玉认为,对于风险投资机构来说,要想探索更多的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就必须不断提高专业投资水平,增强增值服务能力。

4.向专业化和精细化发展

头效应逐渐凸显,资源集中在大型专业组织,市场呈现“二十八定律”。

“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风险投资业经历了萌芽、扩张、整合和推广阶段。从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是风险资本的最初阶段,到全国性的风险资本,再到专业化的风险资本。”李守玉总结道。

"未来,风险投资行业将呈现专业化、规模化和精细化的趋势."李守玉进一步分析说,“此外,产业链中的分工越来越精细,大型投资机构内部更加细分,整体服务专业化和职业化要求更高。小型综合性金融投资机构难以生存,但小型但美丽,小型但专业的机构也有发展市场。”

随着行业的发展,深度风险投资对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李守玉告诉记者:“有新材料、医学、通信等学科背景的博士生更受投资经理新进人员的欢迎。没有相关的学术背景,但有一级和二级市场经验或在互联网公司和消费类公司等子行业工作过的人在申请投资职位方面也有优势。”

在市场的起起落落中,深度风险资本持续增长。“身份在不断升级和变化。股权分置改革前,风险投资从最早追求股利以实现投资回报开始,到现在从金融投资者发展到战略投资者再到专业投资者。到目前为止,深圳风险投资已经建立了互联网基金、国防与民用技术集成基金、生物医学基金等专业基金,以及天使基金、并购基金、公开发行基金、房地产基金等多元化基金。打造以风险投资为核心、上下游产业链协调发展的投资集团。”李守玉告诉记者。

深度风险投资坚持“有所作为,无所作为”。“在它成立的时候,深度风险投资是为了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大丰收。因此,我们不会做任何有经济效益但没有社会效益的事情。在投资领域,我们不投资高污染或其他不符合国民经济和民生需要的项目。在投资区域方面,我们不仅在经济发达地区投资,还在西南和西北一些经济不发达地区设立基金和开展投资业务。作为一家国有风险投资公司,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的使命,承担社会责任。投资方向始终符合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发现和成就大企业”是风险投资的目标和使命李守玉说。

资料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返回顶部